《江河水》赏析

所属栏目: 九年级下册 次浏览
  • 最多预览前五页
  • 文本简介
《江河水》赏析
《江河水》乐曲赏析/二胡乐曲引子为由三个乐段组成的散板式乐句,旋律精练、概括、引人入胜。音乐开始,二胡从低音起奏,旋律连续四次四度上扬,有如江潮掀空,又似被压迫者心中的滚滚心潮,迸发出悲愤的情绪。中间旋律跳进至高音,达到了这段曲调的顶点音,加之强有力的弓法回转滑音和滑揉音的强烈效果,音乐迸发出很大的感情冲击力量,宛若惊涛拍岸,表现出劳动人民愤怒的心声。随后旋律分解和弦式下降,引出主题。音乐显现出深沉和压抑的性质,透露出那孤苦妇女无依无靠,走投无路的心境。音乐进行中几处停顿,似哭诉的间隙,又似悲愤的抽泣,预示着一场悲剧的来临。第一段由四个乐句组成。第一乐句采用了中国民族民间音乐中常用的一种显示方法,即用「起、承、转、合」四个乐句的主题。其中合尾手法的运用,使音乐素材精练、统一,乐思完整。开始的乐句由于采用暗淡的羽调式色彩,速度缓慢,旋律呈波浪式起伏,加上特殊揉弦和直音的交替使用,音乐呈现近似人声的特殊音色,有倾诉性的语气旋律,音调显得凄凉而悲切。接着第二乐句,曲调以十度音呈向上跳跃,旋律线两次向上冲击,音乐显出悲怆激愤的性质,艺术感染力十分强烈。接下去,第三乐句,其节奏顿顿挫挫,情绪抑抑扬扬,变化有致,对比鲜明,音乐透露出悲痛欲绝的情绪,给人以悲痛欲绝、泣不成声之感。最后一个乐句则是第一个乐句的再现。中段音调平稳,又用较弱的力度演奏,好似人们在苦苦思索遭受苦难的原因。由于由A羽转入A徵,同主音转调使它和第一段产生调性色彩的对比,同时也为再现作铺垫。紧接着二胡和乐队用强力全奏,压在人们心头的怒火终于爆发了。虽然它是一个再现段落,但通过不同的力度、速度和奏法,使表现的情绪更为激越。为了音乐感情的发展和乐段结束的需要,在句末扩充了一个小节,使乐段首尾呼应,旋律的终止意味深长。/《江河水》第二段由五个小乐段组成。二胡旋律和扬琴伴奏旋律交替出现,乐句句法采用了对仗的结构,上下呼应的乐句,好似一问一答,或自问自答。音乐在语调表现手法上采用了富有民族特点的同主音转调方法,加深了曲调的感染力。在旋律上与前一段形成了对比的变化。形成了一、二乐段间在调式色彩、音乐形象和音乐情绪上的明显变化。整个乐段为弱力度(mp至pp)进行,乐思为沉思状态。加之演奏上虚虚实实的运弓走指,直音和轻吟慢揉的使用,更加突出了一派凄清荒凉的景象。使人仿佛看到那江边哭诉的妇女内心的隐痛,她思索着,仿佛似询问又像自问,却无处寻找慰藉,她被种种复杂的情绪缠绕着、烦恼着,心中的苦楚无处诉说。乐曲的第三段旋律,是第一乐段变化再现。曲调以激烈的推进为开始,加之第二乐段情绪的铺垫以及二胡和伴奏乐器在力度、速度上的鲜明对比变化,所以乐曲展现出激愤昂扬的情绪,使音乐曲调由哭诉、沉思一变为愤怒和声讨,表现出激昂、反抗的气质。二胡演奏中不同的演奏手法可以塑造出不同风格的音乐形象。《江河水》抒发的是悲愤激动的感情,在此曲的演奏中,揉弦、运弓、滑音等演奏技术都有其独特的运用。这首乐曲在在揉弦技法上很有特点,其表现在为了生动表现主人公在江边遥祭丈夫时嚎陶痛哭的情景,也为了突出民乐的民间风味,因此第一乐段和第三乐段要用民间揉弦的方法来演奏。为强调乐曲的悲剧色彩,增加音的紧张度,乐曲中的“5”音、“1”音必须使用大幅度的压揉,“2”音用重而快的揉弦。而许多音符需要不揉弦才能更深刻地表达出乐曲的内涵,其它音可以不揉,以形成一种时隐时现的哭腔音调。在运弓上,第一乐段的运弓长度、力度要有所控制,尤其第二乐段的运弓要虚,以表现曲中人物神情呆滞恍惚、若有所思的形象。为配合高涨的情绪,第三乐段的运弓须使用喷弓。这种弓法在东北民间音乐里使用甚广。具体运用中要求每个音都有爆发式的音头,要使用全身和重力,果断地拉弓、推弓,以增强音量,增加激情,表现出那不幸的妇女不可阻挡的悲愤之情。乐曲中的滑音不宜使用江南音乐中常用的带指滑音,而应根据北方音乐风格,使用有梭有角的滑音手法,以增强音乐中独特的品味。改编背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湖北艺术学院青年教师黄海怀将双管曲《江河水》移植为二胡独奏曲,获得成功,并在「上海之春」二胡比赛中,博得好评。后来二胡演奏家闵惠芬以其深沉感人的曲情,独具一格的乐韵将《江河水》搬上银幕,使这首曲的影响更为广远。七十年代后期,青年二胡演奏家姜建华将此曲带至美国,在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的指挥下,配以波士顿交响乐团的协奏,成功地演奏了二胡协奏曲《江河水》,使此曲更具有国际影响。八十年代初,天津广播电视艺术团将《江河水》改编为二胡与乐队的形式,突破了原曲结构,加进了戏曲表现手法,加深了乐曲的艺术魅力,确为出新之举。原来的双管协奏曲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