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姥姥人物形象分析

所属栏目: 九年级上册 次浏览
  • 最多预览前五页
  • 文本简介
刘姥姥人物形象分析
刘姥姥人物形象分析《红楼梦》是了不起的,作为我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一部经典之作,小说总共描写了975个人物,其中有316个出场人物,每一个人物,大到皇家贵妃,小到丫头村妇,都被曹雪芹刻画的惟妙惟肖。儿女情长的贾宝玉,多愁善感的林黛玉,八面玲珑的薛宝钗,两面三刀的王熙凤和蔼可亲的贾母,乖巧贤惠的袭人,俏丽爽快的晴雯,当然,包括我们今天要讲的刘姥姥。从刘姥姥说起的,她在小说中起着“穿针引线”的重要作用,同时小说把刘姥姥塑造得个性鲜明、活泼可爱。那么,刘姥姥是怎么样一个人呢?她是一个粗鄙不堪的村间老妪;或是一个会说话,能办事的刘姥姥;或是个大智如愚,丑中蕴美的刘姥姥;还是是个勤劳善良而又有侠义心肠的刘姥姥?刘姥姥在《红楼梦》里,看似轻描淡写,实则举重若轻。一,刘姥姥三进荣国府证兴衰刘姥姥何许人也,与富贵人家荣国府有何关联?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向我们细细做了交代。王狗儿的岳母,“原来这小小之家,姓王,乃本地人氏,祖上曾作过一小小京官,昔年与凤姐之祖,王夫人之父认识。因贪图王家势力,便连了宗,认作侄儿。今祖上已故,只有一个儿子,名唤王成因家业萧条,便搬出城外原乡中住去了,王成新近因病故,只有其子,小名狗儿”。以“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人家”的刘姥姥来写荣国府,局外人看局内人事。刘姥姥三进荣国府,三次所起作用次次不同,也从侧面反映了贾府的兴衰。一进荣国府,贾府仍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初步展现贾府的奢靡繁华。《红楼梦》第六回,刘姥姥为求生计,一进荣国府‘打秋风’。在刘姥姥这等村妇老妪眼里,,一进贾府就跟进了“云端一般”,看见秤砣般一物来回乱动,“铛的一声”只见小丫头们一起乱跑,以及贾府吃饭时的鸦雀无声,写出贾府的排场。而凤姐在刘姥姥的眼中则是“带着紫貂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的显贵主子。二进荣国府,正是贾府回光返照的日子,烈火烹油,鲜花着锦,说不尽的太平气象,富贵风流。刘姥姥这次不单是进了荣国府,更是进了附中之园的大观园,醉卧怡红院。而贾府的排场和奢靡也通过刘姥姥眼光进行了描述。三进荣国府,赫赫荣国府则一败涂地。抄家之后,贾府落败,凤姐不得已向刘姥姥托孤,请她照顾独生女巧姐儿。曹雪芹通过刘姥姥的眼光,通过贫富贵贱的对比,演绎这个‘赫赫扬扬,已达百载’的贵族世家里的盛衰过程,从而有力地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三进荣国府,尤其以第二次描述最为详细,那么众人眼里的刘姥姥是何种形象呢?宝玉这等公子哥儿唤她“贫婆子”,妙玉眼里的“脏婆子”,黛玉等千金小姐戏谑的“母蝗虫”“女清客”。似乎刘姥姥当真是一个粗鄙不堪的穷困乡间老妪,事实当真如此吗,我以为并不。二.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智慧老者刘姥姥的智慧表现在她的言语行为中,即是所谓“会说话,能办事”刘姥姥是个乡下人,以她这般年岁,在中国古代尤其是力举孝道的时代,她是应该待在家中坐享清福的,即便是贫寒之家也自有儿女敬奉,绝也轮不到跑出来为儿女讨生计的。可是刘姥姥出来了,半为生计,半为精明。这种精明实际上就是真正的智慧。且看她对女儿女婿说的一番话:“这倒不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谋到了,看菩萨的保佑,有些机会,也未可知。我倒替你们想出一个机会来。当日你们原是和金陵王家连过宗的,二十年前,他们看承你们还好:如今自然是你们拉硬屎,不肯去亲近他,故疏远起来。想当初我和女儿还去过一遭。他们家的二小姐着实爽快,会待人,倒不拿大。如今现是荣国府贾二老爷的夫人。听得说,如今上了年纪,越发怜贫恤老,最爱斋僧敬道,舍米舍钱的,如今王府虽升了边任,只怕这二姑太太还认得咱们。你何不去走动走动,或者他念旧,有些好处,也未可知。要是他发一点好心,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呢。”试想一下,一个整日在家照顾孙儿的七旬老妪,如果没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她能知道城里大户人家主人的性情吗?即便是年轻时有些接触和印象,素来人的变化是没人可以否定的,况且出阁前的小姐和出嫁后的夫人这一转变就更难说了。更奇的是,这王家与女婿家连过宗,这等大事,女婿狗儿父辈岂能不曾告知?皆因狗儿混沌,故一时半会未曾想起倒也可知。女儿作为狗儿嫡妻,丈夫未曾想起,她就更难想到了。然而,刘姥姥,一个局外人,却看到了这一层,女儿女婿不曾看到的她看到了,女儿女婿不曾想到的她想到了。这不能不让人叹服于她的精明。也正因为她知贾家的状况,“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解贾家人的性情“如今上了年纪,越发怜贫恤老,最爱斋僧敬道,舍米舍钱”。所以,由她带着外孙板儿去贾府讨生计就是顺理成章再合适不过了。再者,在刘姥姥笨拙憨实的外表下其实隐藏着良好的心理素质,这也是她容易被人忽略的真正的智慧所在。她进了贾府,见了凤姐,王熙凤的威风那是出了名的。但她并没有灰心,更没有丝毫的紧张,尽管贾蓉的到来曾一度打断了她与凤姐的谈话,然而待贾蓉走后,她仍不忘初衷大胆向凤姐诉苦并道明来意,甚至很自然地和凤姐套近乎,开口就是“你侄儿(板儿)”,以期能博得凤姐的怜悯。与此同时,也很自然地点明了与凤姐的亲戚关系,点明自己的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