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姥姥进大观园》课本剧

所属栏目: 九年级上册 次浏览
  • 最多预览前五页
  • 文本简介
《刘姥姥进大观园》课本剧
《刘姥姥进大观园》课本剧剧情简介:刘姥姥是狗儿的岳母,狗儿姓王,当年他祖上也曾作过小官,因而认识王夫人之父,为贪图王府的权势就认了宗。其后,狗儿的祖父过逝了,家道中落,就迁出城外务农,因家中人口简单,孩子无人照料,就把寡居的岳母接来同住,借以照料。这便是刘姥姥与贾府的很牵强的一点关系。刘姥姥一进荣国,耳闻目睹荣府表面上是一派荣华繁盛的景象,由此“一进”便正式揭开了《红楼梦》故事的正传,便开始了对现实生活深刻的描写与对封建末期社会的解剖。二进荣国府,则深入到贾府的许多角落,引出了贾府衣,食,住,行玩等各个方面。这次刘姥姥所接触的人物之多,所见的场面之广,感受惊叹之深,都胜过了第一次。角色也由王家的亲戚成为了贾母的座上宾,出席了贾府丰盛的家宴,游览了大观园。作者透过刘姥姥的观察、体验、评论,进一步地表现了贾府主子们的享乐与奢侈,既写出了贾府鲜花著锦之盛,又为日后贾府败落巧被救埋下了伏笔。刘姥姥三进荣国府时,贾府已面临家破人亡,一片萧索凄凉。贾府的老祖宗贾母已死,昔日泼辣的凤姐病得骨瘦如柴,神情恍惚,只得把自己的独生女儿托付给这位昔日来打抽风的穷老婆子。刘姥姥这一角色的意义就在于此:用她引出故事,推进情节,前后一以贯之。刘姥姥从内里,从近出处对贾府进行透视和详察,情节因此得以开展,便能更深入与细腻地展开贾府内部的生活细节。剧本:秋尽冬初,家中冬事未办,狗儿心中烦虑,喝了几杯闷酒,在家无端寻事。刘姥姥看不过去,便劝道:“姑爷,你别怪我多嘴,庄户人家,哪一个不是守着多大碗吃多大的饭。你托老人的福,从小吃喝惯了,有了钱顾头不顾尾,没了钱,就瞎生气。如今咱们虽在城外,终是天子脚下,遍地皆是钱,只可惜没人去拿罢了。”狗儿道:“难道叫我去打劫?”刘姥姥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谋划到了,靠菩萨保佑,有机会也未可知。你们原和金陵王家是亲戚,何不去走动走动。他们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壮呢。”狗儿一听有理,便让老老带板儿去试试。于是,刘姥姥带了板儿进城。那时,荣国府正是兴旺时期,大门前石狮子旁,簇拥的马车轿车进进出出,几个挺胸凸肚的人指手画脚坐在门前。刘姥姥陪笑着上前,打听一个在内当差的远房亲戚。那些人便让她绕后街门进去。那亲戚原先得过狗儿帮助,又想在刘姥姥面前显弄自己在贾府的体面,便答应带她去见凤奶奶。进了凤姐的院门,先见了平儿,倒了茶,等着见凤姐。刘姥姥闻得一阵香气扑面来,身子似在云端里一般,满屋中之物耀眼争光,使人头晕目眩。忽听得咯当咯当的响声,似乎打箩筛面一般,不免东瞧西望,只见堂屋中柱子上挂着一个匣子,底下坠着一个秤砣般的东西,不住的乱晃,“当”的一声,如金钟铜盘一般,吓了一跳。正待问时,忽听丫头说:“奶奶来了。”刘姥姥拜了数拜,问姑奶奶安。凤姐忙说:“不拜罢,我年轻,不大认得,也不知是什么辈分,不敢称呼。”刘姥姥叫板儿出来作揖,板儿躲在身后,死活不肯。凤姐道:“亲戚家不大走动,都疏远了,知道的说你们弃厌我们,不肯常来,不知道的小人,还只当我们眼里没有人似的。”刘姥姥忙念道:“是我们家道艰难,走不起,来了,看着也不象。”凤姐笑道:“不过赖着祖父虚名做个穷官罢了,不过旧日的空架子。朝廷还有三门穷亲戚,何况你我。”说着叫人抓些果子给板儿吃。刘姥姥身心方安,便说道:“我今日带了你们侄儿来,不为别的,只因他爹娘在家里连吃的也没有了。天气又冷,只得奔了你老来。”一边推板儿:“你爹在家怎么教你的?打发咱们来作什么?只顾吃果子。”凤姐早已明白:“不必说了,我知道了。”便安排一桌客肴,叫刘姥姥板儿过去吃饭。吃完了,刘姥姥咂嘴道谢。凤姐道:“论亲戚之间,原该不待上门就有照应才是。但家中事情太多,太太又上了年纪,一时想不到的,我接着管事,都不大知道那些亲戚。大有大的难处。你既大老远的来了,又是头一次向我开口,怎好叫你空手回去。可巧昨日太太给丫头们作衣裳的二十两银子还没动呢,你不嫌少,就先拿了去。”刘姥姥眉开眼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呢,你老拔一根寒毛比我们腰还壮呢。”凤姐笑而不睬,叫平儿把昨日那包银子取来,又拿出一串钱来,都送到刘姥姥面前。刘姥姥千恩万谢,拿了银钱,告辞而去。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