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进中举续写

所属栏目: 九年级上册 次浏览
  • 最多预览前五页
  • 文本简介
范进中举续写
范进中举续写胡屠户刚笑咪咪地走出。这时就应了李宁广告语“一切皆有可能”评书中“无巧不成书”一说,这时来了四报说,前三报弄错了,中举的不是现在这个范进,而是邻庄范进。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范进中举续写九五班谢玉龙就在这时,报录人骑着马又匆匆赶回,范进见了问道:“官人还有何事?”故屠户和乡亲们都好奇地围了过来。“报错了!报错了!中举是邻村同名同姓的范进!”说罢还嘟哝着:“我就想着鼠头鼠脑的猴孙怎能中得巨人?恐怕就是住这茅草棚的命!”范进一听,以为报录人,玩闹于他,还笑道:“这笑话可不能在范老爷面前开啊。”“谁和你这龟孙开玩笑?量你也没有当老爷的命!”说罢,便抢过贺单朝邻村飞奔而去。范进双眼一直,眼神迷糊,当场跪倒,眼泪飞溅,那鬼哭狼嚎响彻天地之间,他一直打墙悲伤,一面嘴中狂喊“天理不容!天理不容!”鲜血不住地往外流。老母亲看见了,一把抱住儿子“我的儿啊!看来咱真没当老爷的命!可别把命搭进去了!”胡屠夫听罢脸上眉一皱,又恢复了往日的凶恶的样子,骂道:“我就知道你这个现世宝,只有贱命!这下知道天鹅屁是什么味道了吧!好好做你的“癞蛤蟆”吧!亏我还夸你贤婿,相貌出众,真是脏了我这嘴了!呸呸呸!”说着还把手上的脏往范进身上擦了擦。乡亲们忙把送来的东西立马抢回,不一会儿,这茅棚里又如往常一样清贫。“我就说这个没用的东西怎能中举人?真是浪费了我的两个鸡蛋!”说罢抱着老母鸡气哼哼的走了。“散了吧!散了吧!大家赶快走吧!可别沾染了这范小人的晦气!中举?痴人做梦!”于是,伴着一个个鄙视的目光,范进的乡邻都走光了。张乡绅一把夺过银子也抢过胡屠夫腰里的钱,轻蔑道:“你这没用的,真是瞎了我的眼,怎会想到你这个饭都吃不保的穷人中举?这破屋也正适合你这个老人!我这新换的靴子也踩脏了!还有我这时间你浪费的起吗!”说罢,用靴子在范进身上蹭了蹭,起身坐轿而离去。胡屠夫见到手里的银子没了,气的直跺脚。挥起手上的手掌又是一击,便大步走了。一段时间后,人们经常可看到一个流浪的疯子,抓到谁就喊:“我是举人!华居!银子!都是我的......”后来,便没了后来。范进中举续写九五班李晨话说范进中举当日,范进正站在门口,对张乡绅说:“慢走,慢走。”还没说完,只听一阵马蹄声由远至近而来,马匹上坐着三个人,正是当初的报录之人,其中一个人下马问道:“哪个是范进?快出来!”张乡绅大叱:“放肆!尔等何人?世先生的名字也是你们敢叫的?见了世先生还不下跪!”三人见张乡绅身着华丽,心知是贵人,不敢怠慢。说道:“老爷有所不知,此次中举的是是邻村中一个同名的人啊,可不是眼前的范进!”接着又亮出官府文书。当即,范进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张乡绅也脸色大变,望着范进,脸上却无半点亲近之色,说道:“我那银子,房舍,你这个平庸的秀才怎配拥有?现在都换给我吧!”范进一定神,当即爬起来,说:“您给我的时候,我再三推辞,您却执意相送,现在怎么能出尔反尔?”张乡绅大怒道:“你不想活了,竟敢与本大爷以如此口气说话,你不还也得还!还也得还!来人!给我把他往死里打!”说罢,两个状如狗熊的大汉上前,对着范进就是一顿暴打。范进的母亲和妻子在一旁连连求饶,然后,大汉们从范进衣中将银子都搜刮来。张乡绅瞧都不瞧范进一眼,抬脚上了轿子,扬长而去。此时,范进门外已围满邻居,待张乡绅走了,便一涌而上将刚才送上的贺礼都夺回家中。这时,胡屠夫挤过人群,上前给他一巴掌,大的范进两眼冒金星,火辣辣的痛。“我说你痴心妄想做老爷,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我把女儿嫁与你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啦!”范进两眼通红,大吼一声,冲出人群,不知去何处,已面带傻笑,见人就嚷嚷“谁说我没中?我就是第七名,我就是老爷,哈哈哈哈哈......”范进中举续写九五班张名客眼下见得范进与众邻间交谈正密,未料曾原先报录之人竟自又赶了回来,一面走一面嘟囔,走得近了,方才听见报录人口中之话,原来并非范进中举,而是邻村另一个姓范的人家中举,早先报录人赶路的急了,未曾想竟错了路,惹了这个天大的笑话。话尽至此,又骂咧咧的走了。众人见此,也都纷纷与范进讲道:“范进,即使如此,我等也就不多叨扰了,望尔能明年高中,就此别过了。偶有余下几人与范进攀谈数句,也只觉言语乏味,便都悉数散了。”天色渐深,范进望着自家的茅草棚,悲从心来,不由得抽搐。旦日晌午,只见胡屠户怒气冲冲地直奔范进家而来,到了,也不进去,只直挺挺站在门口便破口大骂:“你这厮,呸!好不要脸!亏老子还把女儿嫁给你,真是瞎了眼了!我早就寻思,像你这种厚颜无耻,卑鄙下流的小人,怎么会是天上的‘文曲星’呢,嘿,果不其然,露出狐狸尾巴了,告诉你,今日老子就来把女儿接走,从此以后,各过各的,我是不想管你的了,你就跟你那老不死的老娘一块活去吧!”话音刚落,只见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