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进中举》课文分析

所属栏目: 九年级上册 次浏览
  • 最多预览前五页
  • 文本简介
《范进中举》课文分析
《范进中举》课文分析《儒林外史》是一部章回体长篇讽刺小说,共五十五回。它是中国古代长篇小说中讽刺艺术的高峰,主要描写封建知识分子的生活和精神状态,揭露科举制度的腐朽以及在这个制度奴役下的士人的丑恶灵魂。全书故事情节虽没有一个主干,可是有一个中心贯穿其间,那就是反对科举制度和封建礼教的毒害,讽刺因热衷功名富贵而造成极端虚伪、恶劣的社会风习。这样的思想内容,在当时无疑是有其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教育意义的。加上它那准确、生动、洗练的白话语言,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塑造,优美细腻的景物描写,出色的讽刺手法,艺术上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当然,由于时代的局限,作者在书中虽然批判了黑暗的现实,却把理想寄托在“品学兼优”的士大夫身上,宣扬古礼古乐,看不到改变儒林和社会的真正出路,这是应该加以批判的。在封建社会,读书人一旦中举,那就平步青云。科举制度使读书人如痴如狂的追求功名利禄。范进从20岁起屡试不第,苦苦挣扎直到垂老,一旦中举,竟然欢喜得疯了。《范进中举》中,主要写了主人公范进中举后的遭遇。中举前,范进家境败落,贫困至极:其人也是岳父胡屠户眼中的“现世宝”、“烂忠厚没用的人”。而一旦中举,范进虽喜极而疯,家道却立刻兴旺起来;张乡绅送来了白花花的银子,邻里送来了各种各样的礼物,惟恐巴结不上;在胡屠户眼中,范进又成了“文曲星”、“姑老爷”。这前后翻天覆地的变化,鲜明的对比,深刻地揭示了腐朽的科学制度对知识分子的毒害,无情地揭露、讽刺了胡屠户、张乡绅等人的丑恶嘴脸,表达了作者愤世嫉俗的思想感情。课文围绕范进中举这个中心事件,着重刻画了范进、胡屠户和张静斋这几个人的形象。范进是一个热衷功名的下层知识分子,大半生穷困潦倒,到54岁才考中秀才。课文刻画这个为功名利禄而神魂颠倒的典型形象,尖锐的抨击了封建科举制度对知识分子的毒害。胡屠户是一个欺贫爱富、趋炎附势的市侩形象。他在范进中举前、后所表现出的截然不同的两副嘴脸,充分表现出他的这一性格特征。张静斋是作者刻画的次要人物。他结交新贵,为的是攀附范进宗师周学道和汤知县,来巩固和扩大自己的权势。文章生动地把他们的丑态表现得淋漓尽致,使我们看到封建社会世态炎凉和封建科举制度的罪恶,它对我们认识封建社会有一定的意义。本文在写作上的特点是:用人物的语言刻画人物的性格。文中胡屠户说的、骂的、训斥的、夸口的、奉承的、恭维的话,占了很大的篇幅,通过语言描写,把这个市侩形象栩栩如生的勾画了出来,使读者如闻其声,如见其人。范进的语言也随着他的身份、地位的变化而不同。范进中举前,对胡屠户的训斥只是“唯唯连声,”低三下四的说:“岳父见教的是。”表现了他的迂腐、无能和逆来顺受。中举以后,他不再称胡屠户为“岳父”而改称“老爹”了。张静斋拜会范进时,用了那些表示最亲密友谊的词语,充分表现出这个老奸巨猾的乡绅的拉拢手段。运用夸张、对比的手法进行讽刺。范进中举惊喜得发了疯这一情节,用的是夸张的写法,但不失真。“中举发疯”在当时的士人中虽不是普遍现象,却也是“会有的实情”,因而是真实可信的。当时的读书人热衷“举业,”一旦功名到手就如醉如痴,惊喜若狂。根据现实生活加以夸张的描写,具有尖辣的讽刺效果。对比手法主要运用于描写胡屠户这个人物。作者写了胡屠户在范进中举前后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使他的前倨后恭、欺贫爱富、趋炎附势、嗜钱如命、庸俗自私的典型市侩的性格,跃然纸上。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