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人物形象分析

所属栏目: 九年级上册 次浏览
  • 最多预览前五页
  • 文本简介
《故乡》人物形象分析
《故乡》人物形象分析小说中的人物有闰土、杨二嫂、水生、宏儿、母亲和'我'。主要人物是闰土,衬托人物是杨二嫂。线索人物是'我'。一、分析闰土人物形象:(外貌、动作、语言描写,前后对比的写法)(朗读第12自然段—30自然段;第55自然段)《故乡》写闰土着重的是前后对比的方法。作品从哪几方面进行对照?通过对比突出了什么?明确:(1)外貌对比:少年闰土:'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紫色的圆脸,头戴一顶小毡帽,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淳朴天真、可亲可爱;中年闰土:'先前的紫色的圆脸,已经变作灰黄,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眼睛也像父亲一样,周围都肿得通红','头上是一顶破毡帽,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瑟索着','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却又粗又笨而且开裂,像是松树皮了'。——受尽生活折磨,命运悲惨(经济生活的艰难和精神负担的沉重)。(2)动作、对话对比:少年闰土:雪地捕鸟,月夜刺碴,'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聪明勇敢、活泼开朗;4个省略号(5处对话)说明闰土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说也说不完。中年闰土:说话前的神态是'欢喜--凄凉--恭敬';他说了七句话,前六句用断断续续的话表达自己的心情和谦恭,最后一句还是用断断续续的话诉说自己的苦状;说话后的神态是'只是摇头,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却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迟疑麻木、痛苦难言。9个省略号(5处对话)说明闰土心里有说不尽、道不明的苦处。“迅哥儿”改称“老爷”,写出闰土不仅为饥寒所苦,而且深受封建等级观念思想的束缚。“厚障壁”就是所谓“身份”、“地位”所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精神隔阂。(3)闰土对'我'、对生活的态度前后对比:对我:少年闰土:'只是不怕我','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情真意切,亲密无间;中年闰土:恭敬地叫'老爷',要水生'给老爷磕头',认为少年时的'哥弟称呼'是'不懂事',不成'规矩'。——被封建礼教牢牢束缚。对生活:少年闰土:捕鸟、看瓜、刺碴、拾贝、观潮……——天真活泼、对生活充满热情和希望。中年闰土:拣了'一副香炉和烛台'。——将希望寄托于神灵。(4)小结:残酷的阶级压迫和民族压迫,多子、饥荒、税、兵、匪、官、绅,把一个活泼的少年折磨成凄惨的木偶儿。鲁迅在这个人物的前后对比中,不仅从经济上、政治上刻画了闰土的痛苦,而且十分深刻地从精神上揭示了闰土的痛苦。封建思想意识给他加上精神枷锁,尊卑观念愚弄淳朴的农民。见“我”时,强自按熄霎时间闪现出来的真挚友谊的火光;见面时一系列精神变化细致入微地刻画了尊卑观念给闰土心灵深处留下的创伤。对香炉和烛台细节的描写,进一步揭示内心世界,他虔诚地渴望神灵的赐福,摆脱贫困与苦难,这样描写,可清楚地看到:闰土对苦难根源有直觉,但不理解;希望改变现状,却又无可奈何;他憧憬未来,却寄希望于渺茫的神佛保佑。在鲜明的对比中,揭示了闰土们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黑暗制度下,遭受经济上的剥削,政治上的压迫,精神上的摧残,也揭示了闰土们悲惨命运的深刻的社会原因是多子、饥荒、税、兵、匪、官、绅。闰土是旧中国贫苦农民的典型。(5)小说为什么要用许多篇幅写少年闰土的'许多新鲜事刀这相全文内容有什么内在联系?(这要从两个方面去考虑。第一,这些叙述和描写,不仅说明少年闰土的见多识广,而且反映了这位小英雄一言一行都对生活充满了热爱之情。这与后面写他在现实的沉重压迫下喘不过气来,而把生活寄托在神灵身上,变得迟钝麻木恰成鲜明的对照。第二,正因为'我'从闰土那里知道了许多希奇事,所以'我'与闰土的深厚友谊是建立在'我'对闰土无比敬佩的基础之上的。这个基础一旦消失,小英雄变为'木偶人'时,'我'才深切感受到帝国主义和封建意识给旧中国劳动人民造成的心灵上的创伤,才深切地认识到我们之间隔着的厚障壁了。但是,也正因为这位小英雄的形象和他讲述的许多希奇事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难以忘怀,所以在小说的结尾,美丽的景象又重现在眼前,从而使我的心底升起对未来的檬陇的希望。这两点正是全文内容的核心,是小说的主题所在。)二、杨二嫂人物形象(外貌、对话、动作描写):(朗读39自然段—52自然段)20年前的杨二嫂,人称“豆腐西施”,她终日坐着,“因为伊,这豆腐店的买卖非常好。”那时的杨二嫂还是个安分守己的人。20年后,她变得泼悍、放肆。对“我”,虚伪的吹捧、尖刻的嘲讽:“忘了?这真是贵人眼高……”,“迅哥儿,你阔了”,“你现在有三房姨大大;出门便是八抬的大轿,还说不阔?”对闰土,她恶语中伤,说闰土在灰堆里埋了十多个碗碟,在运灰时一齐搬回家。杨二嫂是当时社会被侮辱、被
喜欢 ()or分享